都市鬼聞奇談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2
  • 来源:国产福利不卡在线视频_国产福利视频_国产福利视频第一导航

  本來睡的好好的,卻被一陣巨大的呼嚕聲給吵醒瞭,坐在我前面的那個死胖子,真他媽討厭,呼嚕聲山響山響的,也不怕引發大地震。真是恨不得在他肥大的腦門上,來上一個狠狠的爆栗。

  睡不著就看車窗外的景色吧,看瞭一會兒,感覺挺無聊的。

  其實我最想看的,還是坐在我身邊的那個美女,她這會兒正用遮陽帽蓋住瞭臉蛋,似乎睡的很香甜,這震天動地的呼嚕聲,居然對她不起什麼效用。

  我真的很納悶,參加旅行團去旅遊的客人,都是成雙成對,或者幾個朋友湊到一塊,像我這樣孤身男人幾乎是絕種的,但一個孤身女孩就更離奇瞭。

  我叫柳暉,今年二十六歲,大學畢業以後,曾在多個公司就職。在能力方面雖然受到上司肯定,但是脾氣太臭,不會拍馬屁,經常跟上司對著幹,所以,換工作就像換衣服一樣勤快。

  你要問我為什麼會跟上司對著幹,問題很簡單,有才華的人總是會清高那麼一點點的,最看不慣私企高管居然有國企高管的官僚作風。

  昨天,我又犯老毛病,與上司展開瞭一場口角大戰,結果是他立馬向總裁打報告,而我立馬走人。

  反正被炒是傢常便飯,我隻是鬱悶瞭不到半個小時就沒事瞭,誰知女朋友打來的電話,讓我鬱悶到現在。

  她提出要分手,理由是跟我在一起沒有安全感。我同意她的想法,一個換工作如流水一樣的男人,始終沒有穩定的收入,在如今物欲橫流的社會裡,的確是太沒安全感瞭。

  我隻是猶豫瞭片刻就掛掉瞭電話,咱不是那種婆婆媽媽的男人,對於明知無法挽回的一段感情,何苦強求?

  兩年的一段感情,說分手會沒事那是假的,心裡空空的有種說不出的難受。每逢遇到不開心,我總是收拾一個簡單的行囊去旅行,雲遊一圈回來,發覺某些不愉快會隨之漸漸淡忘。

  當我坐上這個旅遊車後,看著成雙成對的遊客,還有帶著小孩的,在他們的歡聲笑語之中洋溢著一股幸福。

  唉,這簡直是在我傷口上撒鹽。

  不過一個跟我年齡差不多的女孩因為找不到有空缺的座位,坐在我身邊時,我心裡終於找到瞭平衡,原來除瞭我之外,還有單身。

  這個女孩長的很美,一頭飄逸的黑發披在肩上,一對黑漆漆的大眼睛仿佛會說話般,楚楚動人。尤其她的身材,相當的正點,凹凸有致,這種美妙而又誘人的曲線,吸引瞭我這個還正在傷心的失戀者足足有半分多鐘。

  呃,替自己狡辯一下,據有人說,能夠在短時間內治愈失戀痛苦的辦法,就是多看美女,多跟異性接觸,這樣會有效轉移自己的註意力。我覺得這種說法很有道理,起碼我看瞭這個美女之後,現在的心情已經比剛開始上車的時候舒服多瞭。

  當我想跟她搭訕的時候,她臉色一沉,顯得十分戒備,身體還向外挪瞭挪。我剛張開嘴巴,她的遮陽帽就蓋住瞭臉蛋,分明是把我當成瞭色狼。

  天黑之後,那個胖子依舊在打著呼嚕,吵醒瞭更多乘客。

  既然大夥兒睡不著覺,就開始聊天,其中有個中年男人特能聊,從開始跟一個人聊,後來發展到與周圍七八個人一同聊,這傢夥的確是個社交好手。

  “這個路段可不一般啊,經常有鬼出沒。”

  無聊,晚上講鬼故事的男人,簡直缺德帶冒煙,不怕把女人和孩子都嚇到瞭。

  “是嗎,你怎麼知道的?”

  “我經常出差路過此地,聽說的多瞭。”

  “哦,是什麼樣的鬼,說來聽聽。”不乏有對此道好奇心者。

  “是個女鬼,聽說是過馬路的時候被一輛旅行車軋死的。在晚上經過此地的車輛有很多見過她,有時從馬路上穿過,有時會突然出現在車裡,把乘客嚇個半死。”

  太陽的,我們好像坐的就是旅行車。

  車內黑漆漆的,這個路段的過往車輛也不多,除瞭時不時會有迎頭車的燈光照射進來,讓裡面忽然明亮一下,其他時間都是處於黑暗之中。聽到這個鬼故事,我心裡都感到有些毛毛的。

  正在這個時候,不知怎麼回事,車門“咔”的自動打開,突兀而來的情況,與剛剛有人講述的鬼故事形成緊密的聯系,立刻引起一陣小小的騷動,有幾個女人和小孩發出輕輕驚呼聲。

  隨之一股冷風湧進來。盡管夏季深夜風有些涼,但絕不會有這麼陰冷,神經在此刻不由繃緊起來。

  司機喃喃咒罵著,把車門重新關好。

  我忍不住回頭看瞭一眼那個社交好手,心想都是他幹的好事,講什麼鬼故事,搞的大傢都成瞭驚弓之鳥。

  那個社交好手倒是一副事不關己的神態,雙手環抱在胸前,跟自己的女伴緊緊依偎在一起,顯得很悠閑自在。這種男人我見多瞭,喜歡在公眾場合講一些驚怵的鬼故事,嚇到眾人,以此滿足自己的那種變態心理。強烈鄙視他。

  當我收回目光的時候,卻發覺他的座位下,有雙穿著白色皮鞋的腳,蕩來蕩去。這雙腳本來沒問題,但跟其他四隻腳加在一起就有問題瞭。

  我的天,兩個人,六隻腳!我差點沒窒息過去,心臟一陣猛烈的跳動,捂住嘴巴連忙轉回頭,我不敢相信自己中獎率會這麼高,活見鬼瞭!

  我身邊的美女不知什麼時候摘下瞭遮陽帽,似乎發現瞭我不太正常的舉動,白我瞭一眼,在這種忽明忽暗的視線裡,她的白眼看起來都那麼恐怖,我全身汗毛都豎瞭起來。

  也許是一種報復心理在作祟,我伸手向後面指瞭指。

  美女不屑的別過頭,不理睬我。過瞭片刻,我估計她還是爭不過好奇心,順著我指的方向,扭頭看瞭一眼。

  幾秒鐘過後,美女驚慌失措的回過頭,臉色蒼白,忽地伸出右手緊緊握住瞭我的手臂,還在微微顫抖著。

  不會吧,她居然會主動碰我,還是如此親密的接觸,讓我在恐慌之中湧起一絲受寵若驚的感覺,心中跳的更加厲害。

  不過,內心還隱有一種得意,嘿嘿,她也看到瞭那雙白色皮鞋瞭。